那些散落在民间的奇人异事和神秘

奇人异事 2020-12-04 11:27奇闻网www.qiwenkd.com
3月22日深夜,我再一次从那个梦中被惊醒。那一缕寒光,迅速划过一道沌黑的木头,然后,我就听到了脆裂的响声,仿佛记忆里,认知里一些已成为不可辩驳事实的东西,悄然碎裂。
  
   有些事情,你不相信,它们仿佛就不存在,或者从没发生过。
  
   可是当你看到了这一切,突然间关于生命,关于物质等等,一概被否决。
  
   这是一种近乎崩溃的遇见,而我们,曾经刻意遇见。
  
   就像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民间奇人,何知喊他为老刀,但是在我的心里,他已经成为了刀神。而在民间,在我们生活周围,就存在这样一些人,甚至在你走在街边,擦肩而过的那个人,平凡的五官,平凡的脸,但却并不平凡。你看不到他们,因为他们因为很多原因,伪装了起来。
  
   好了,就从刀神开始讲起吧。 二 怪刀
  
  开始挖土时,才知道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何建立做事很有条理,他甚至画了一个简单的图纸。取土围坝,把水舀到外面,然后在没有水的河底用铲子开挖。可是画起来容易,等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工程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一盆盆的土倒进去,半个小时,才堆了一小块,按他画的长度,我们围好这个坝的工程量十分巨大。别说预定的半天时间,就是两天也完不成。
  
  我们两个沮丧地坐在岸边一语不发,后来还是他想出了主意。他找来了很多树枝,按在水里,然后往上面倒土,这样一来快多了,半天时间,坝的雏形终于出炉了。然后就是压土,夯实,再在里面填上一圈土,做完这一切,已经快中午了。
  
  回家吃完饭,拿了两个盆出来,下午的工作并不轻松。我们两个往外舀水。水慢慢浅了,露出了下面的河泥,继续舀,慢慢水越来越少。
  
  何建立不时叮嘱我要小心,要小心。我也不知道他要我小心什么,终于,连一部分稀河泥都被我们清理出去之后,他拿来了铲子我们开始挖。
  
  本以为要挖很久,但没想到,仅仅一铲子下去,就听到当的一声,铲子碰到了一个硬东西,然后,我就看到何建立很小心很小心地蹲下身去——那个时候不知道考古工作什么模样,后来在电视上看到,才感觉他当时的动作十分像那些考古队员。
  
  他小心地铲一边的泥土,半天时间,我终于看到了一把刀。刀的模样有点怪,比匕首长一点,但比在电视上看到的刀又短一些。没有鞘,光秃秃的,整个刀身有点黑,但我觉得不像是纯黑,带点暗蓝色。
  
  何建立小心地从河泥里取出了那把刀细细地看着,脸上的微笑有点怪。他告诉我,这把刀非常好,而且他感觉,比他所有的小刀生命力都要强大。
  
  但他刚刚高兴过,转脸就看到了自己从家里带出来的小铲,马上就满脸的沮丧。他从家里偷出来的那把小铲,上面多了一个小缺口,很明显,就是刚刚那一下,铲子上就多了一个缺口。
  
  不知怎么,看着那个缺口,我想起了自己在故事书上常看到的一个词:削铁如泥。
  
  说实在的,那一刻我很冲动,很想提起那把小刀,来验证一下这个词。想想,那么锋利的小铲子如果能被刀子削下一块,是多么惬意的事情。
  
  可我没敢动,我知道那只铲子是何他父亲最心爱的东西。
  
  我们把那把刀藏在了护城河桥头下面,有一块松动的砖,取出来,再用铲子掏掏,就多了一个空隙,把刀放进去,砖塞严实,别人不仔细看,真看不出来。
  
  回家的路上,何建立一直在叹气,担心父亲发现了之后会怎么办,铲子他预谋了好多天才偷了出来,而且这把铲子父亲爱若珍宝,要是知道了这事,不知道会不会打死他。
  
  那个时候,我们把来自亲情的危险考虑得太严重了。
  
  不过幸好,铲子当时他父亲没有发现。他悄悄放回了原处,很长一段时间,何建立都为这件事忧心忡忡,事情肯定会有暴露的一天,但不知道哪天会暴露。那把刀我们取出来玩过,但何建立总是说他有点害怕这把刀,上面有他说不清的一种邪气。
  
  我没心没肺地玩着,一点没什么感觉。
  
  刀非常快,那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砍树枝,十一二岁的孩子,手劲小,拿普通的刀砍一颗茶杯粗的小树,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在这把刀下,真的体验到那种切豆腐的感觉。可是,当时我们只想着好玩,绝对没有想到这把刀的来历和珍贵之处。而且,何建立不止一次地想把这把刀重新扔回河里。
  
  他告诉我,有一次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好多鬼魂,都聚集在这把刀的周围。
  
  我笑他听鬼故事听多了。说实在的,当时我十分喜欢那种砍树的感觉,刀拿在手里,不轻不重,微有点份量,然后一刀下去,树枝应声而断,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小刀能带来的。
  
  现在想想,当时那把刀绝对是有来历的。我们这个城市虽说不大,但是地处要塞,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听县城里的老人讲,太平天国的时候,这里曾经杀的血流成河,护城河里都躺满了士兵的尸体。
  
  这个说法曾经令我在一段时间内不敢一个人路过那里,我几乎能想象到河底很多白骨架的样子,想起来就不寒而栗。
  
  可当时,何建立却把这把刀当成了累赘。但他并没有想到把刀扔掉,他只是劝我少碰这把刀,我也曾经背着他悄悄地拿出来玩过一两次。但一个人玩是很没意思的一件事,就是能砍些树枝,挖个土洞之类的,但总是觉得寂寞,而且一个人拿着这把刀,想起何建立的话,也觉得有点害怕。
  
  这把刀曾在那个砖洞里呆了一年,如果不是后来那件事,可能还会继续呆到大桥拆迁,然后或被埋在地下,或者是被当做文物送到博物馆。
  
  那件事我现在回想起来,隐隐约约,有些细节记不得了,但有些却鲜明地烙在那里,就比如何建立咬咬牙出手的那一刀。
  
  事情的起源还得从另一件事说起。
  
  我们学校曾经有一段时间总是丢自行车的铃盖。这个行为起源于一种说法,有人说自行车铃盖是最好的钢,一个铃盖可以打一把小匕首,这种匕首非常锋利,而且还不会生锈。于是,自从这种说法开始出现之后,学校里老师的铃盖经常不翼而飞。
  
  而这场丢铃盖事件中,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一个叫做黑三儿的。
  
  黑三儿的大名我早已忘记,隐约记得名字中还有一个书字。但他一点也对不起这个字,打架,偷东西,抽烟,跟社会上一批不三不四的人来往,欺负同学,几乎所有大家能想到的坏事他都做。
  
  后来,有部分老师给他定性为精神有问题,但没想到,第二天,那个老师经常路过的一段楼梯上就被人抹上了大便,几乎所有人都能相到是黑三儿干的,便他就是死不承认,我们也没有办法。
  
  后来,不知道黑三儿从哪里认识了一个打铁的,就在北关老街那里。于是一把把小刀先是从黑三儿手里出现,然后就出现在了与他狼狈为奸的那些人手里。这种小刀简陋至极,上面是一个匕首的模样,有一个护手,下面有一个圈,可以系上红绸子。
  
  黑三儿就抢了更小一点同学的红领巾,绑上去,每把小刀都在磨刀石上面磨得非常明亮,隐隐透出青黑色,看上去十分锋利。
  
  我与何建立本来与黑三儿是没有任何纠纷的,但是自从何建立骑的自行车铃盖儿丢失之后,他就恨上了黑三儿,说要教训一下这个在学校里横行霸道的家伙。
  
  在当时的我看来,何建立也就是在我面前说说,过过嘴瘾罢了。事实上,他也没怎么开始行动,黑三儿就找上门来了,只因为何建立不只一次说过要教训他的话,不知被谁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这群人正巧不知道找谁的事儿好,就找上门来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周五的下午,我与何建立在操场上写作业。那个时候喜欢在学校把作业写完,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学校里写作业有气氛,第二是家长们这个时候也不在家。我们两个喜欢趴在学校中间的一个老式井台上面写。
  
  可是那天,却正被黑三儿逮了个正着。
  
  看着黑三儿领着几个比我们大点的孩子走来时,我就觉得事情不妙。尤其是看到他们手里每个人都拿着一把土制的匕首时,我更觉得寒毛倒竖。
  
  我捅了捅何建立,他抬头一看,也有点慌,但是跑已经来不及了。
  
  黑三儿倒也爽快,开门见山地说:“你是何建立?我听说你想教训我?”

Copyright © 2014-2021 www.qiwenkd.com.奇闻网-版权所有

奇闻异事,飞碟,ufo,奇闻趣事,奇闻怪事,灵异事件,灵异故事,考古发现,恐怖事件,世界奇闻,宇宙奥秘,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