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真相,真是外星人干的?

外星人 2021-01-10 14:44奇闻网www.qiwenkd.com
1994年,在中国贵阳市白云区都溪林场发生了一件被称为空中怪车的事件,在几分钟的时间内,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400多亩松林成片地 被拦腰切断,在一条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与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铁道部贵阳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了破坏,厂区棚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砖砌围墙被推倒,钢管被截断,重达50吨的火车车箱位移了20余米远。相信生 活在贵州附近的人们对空中怪车的事件都会有所耳闻,那到底空中怪车是怎么回事?是什么能量这么强大,能够让一片林场和火车车厢 瞬间灰飞烟灭呢?下面就和大家来说说1994年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真相。
 
贵阳空中怪车事件始末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许,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轰隆隆的响声惊空中怪车醒,风速很急,并有发出红 色和绿色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几分钟过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拦腰截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 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2公里的4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 大树干整齐排列在林场上。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周围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这些被折断的树木 直径大多为20厘米至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后据林场职工李兴华的妻子说,她从窗子看见,是像大卡车一样的东西,被称之为“ 空中怪车”有两束灯光从车头射向前方。第二天,林场职工查看林区,有4大片林木遭毁,损失商品木材约2000立方米。从西南端马家塘 起,到东北端砖窑坡止,足有3公里,共有面积400多亩,条带最宽处有300多米,最窄处150米。起始的西南端树桩高2米左右,终止的东 北端,有一片树桩高4米左右。
 
1994年11月30日凌晨,贵阳北郊都溪林场和都拉营车辆厂遭受奇异灾害,其中,都溪林场400亩马尾松被毁,这场灾害表现出选择性和目 的性。灾害共分4个区域,彼此并不连续,树木大片倒伏,但是树边的塑料大棚却完好无损,树木都断了,树下的针叶层却纹丝不乱。车 辆厂的情况更让人费解,地磅房的钢管神奇截断,杂品库的水泥地面留下神秘爪印痕,近70吨重的载货车箱被逆向移动20多米,巡夜职 工被吸离地面。
 
 
1995年2月9日,贵阳机场的中心雷达上发现有不明物体在动,随后在从广州飞往贵阳的中原航空公司波音737第2946航班万米高空飞行途 中,有一不明飞行物追随,它的形状由菱形变成圆形,颜色由黄色变为红色,它距飞机的距离大约有1公里左右,最后在贵阳东北70公里 处消失。
 
这几次事件中,都溪林场和贵州车辆厂虽然遭受严重破坏,但人畜家禽无一伤亡。就连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虽被风卷起数公尺,在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受了一场惊吓,人体也无任何损伤。林区树木大片折断,但穿过林区的高压线确完好无损。
 
针对“空中怪车”事件,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是飞碟留下的痕迹,是“外星人”的杰作。贵州科学院高级工程师马瑞安在十几年间一直没有停止对“空中怪车”的研究,他认为当天晚上有不明飞行器的出现不是人们的猜想,而是确有其事,它就是类似于射流推进器的飞碟,根据他以前的实验理论和现场的破坏情况,马瑞安甚至算出了这个飞碟的直径在200米左右,而这个巨大的飞碟当晚在飞过这一区域时,受到了坏天气的影响。
 
十多年后,“空中怪车”给事件发生地留下了相当多的后遗症,如遗址部分地区发生了变异现象,出现强磁场,树木严重滞长。同龄松树已长到10多米,而这一区域的松树仅长了1米左右。那么,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呢,真的有不明飞行物出现并袭击了这两个单位和林场吗?还有人怀疑空中怪车是不是龙,这也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贵阳空中怪车事件UFO目击记录
1995年1月21日,胡其国到林场考察。采访记录了目击者看见一个桔红色火球上有礼花样小白点呈U字型小角度自由拐弯的不明飞行物等目击UFO的详细细节,这是调研都溪林场-都拉营车辆厂“空中怪车”事件,有証据证明确实是UFO事件的最直接、最关键的人证材料:
 
铁道部贵阳车辆厂部分UFO目击者:
 
1、李秀琴:早上3点25分,我听见火车开来的巨响并有大风和强红光。吓得用被蒙头。早上起床后看到六栋和七栋之间草地上一棵l0公分小树被折断抛到一米多远的另一棵树上缠绕。七栋旁草地象被水洗过一样往一边倒,草地上园圈内的草象被烧焦了一样。 .
 
2、唐学珍:风吹了10分钟,有些衣物也吹到几里外的中坡。
 
3、郭天兰:我睡在床上看见一团火,从北向南一闪就过去了。
 
4、王林英:风很大,我起来关窗,感觉风往外拉人。有下雨,吹风和打雷的感觉,看见一片很亮的红光。
 
5、货车车间梁荣:火球象在地下滚,3点多钟,我听见风吹沙石打窗户,我去关窗,看见一个比太阳大10倍到20倍的光球从天上快速飞过,光球颜色鲜红,整个天空都红了。过几分钟天空星星出来了。我以为是地震。狂风持续了10多分钟,窗户被狂风拔开,室内无风。那巨大的响声象火车,当时我被吓蒙了。后来听见民工房衣服和水瓶被风卷跑了。
 
6、刘平华:我听见吹大风,就去关窗,感觉风有吸力,窗户带电,手麻。看见天空有一个比足球大得多的红色带蓝的火球从1l号房转弯过来。窗户开的没有事,关的全部坏了,早上发觉天空蓝得不正常。
 
7、冉启万:我听见天空有巨大的响声,风沙打窗。又看见一团红色光球滚动着高速从10米高的天空飞过,时间大约有5秒钟。光球直径大约250至300毫米,有70—80公分的尾巴。尾红色,接着停电,后来知道是变压器坏了。
 
8、陈华:奇怪的是,窗子关上,插销扇未动,里扇却被风吹开了,而窗边却未损坏。窗玻璃打碎了,当时天空晴有星,狂风过去后十分平静。附近房子的石棉瓦都被掀走了。
 
9、运输处机车班张安明:狂风吹石打窗,我以为是冰雹。窗户吹开后我去关窗,但关不上,风力很大,天空有巨大响声,声音过去后就停电了,我看见一团光球,长轴l米,短轴O.5米,椭圆形,红色,形状象草帽,从天空飞过去,时间大约有两秒钟。宿舍区尚有许多人目击UFO,因为都在上班,尚待收集。
 
10、百货商店溥德琴:半夜我听见天空象警报又象是车子拖钢筋的震耳巨响,又看见天空有红黄色的光,时间大约lO秒,我吓得用被子蒙头。
 
11、顺红饭店24岁的女主人吕顺红:3点l5分至18分,我听见大风吹石打在玻璃上,我起来关冰箱,从窗户看到天空有一个金黄色的光球从901方向飞来,长约一米,椭圆形,光球中间是绿色,其间夹杂着十分美丽的七彩光,有光环,逆时针滚动飞行。光环后面有雾气,光球飞行高度约有20米,速度很快,时间只有两秒钟就飞过去了。地上的砂子被风卷起跑。狂风把我吹到桌子上昏了过去,醒来房子屋顶吹跑了,碎玻璃撒了我一身,但我没有受伤,我们三个小姑娘吓得抱成一团直发抖,后来发觉电子钟坏了。
 
12、都溪村民陈忠衡:11月30日凌晨3点左右,听见刮起大风,石棉瓦抬起来又放下,接着听见咔咔咔咔的声音,他开门看到两股象汽车灯大的强光并排低空飞过,光刺眼。
 
13、第三生活区6栋李富英:我听见风砂打窗,接着停电,看见窗外闪光闪了两下。
 
14、四栋1单元杨远文:开始听见刮风和特别大的轰隆声,好象拖拉机开到家里来,接着停电,门窗全部被风拉开,我坐在床上看见一个蓝球大小的火球在地上滚。
 
15、童永敖、王莲英:住在楼上觉得房子晃。听见轰隆声,看见红色亮光。
 
16、6栋1单元电工刘远超:我听见风很大,起来看见一团强光从窗前闪过,后来又听见后面窗玻璃被风吹碎。电也停了。第二天我去检修变压器,但变压器是好的,下午五点才通电。
 
17、车辆厂厂报记者李世恒等所作“30风灾目击调查”中,三区6栋二单元5号王业英目击“两个大如兰球的红色火球相互缠绕着以很快的速度奔驰而去”。
 
18、云都厂夜班民工罗英逵:“早上六点的时候,我干完活洗澡出来,发现天空云下悬着一个碗大的物体,发着白光,很亮,幅射面约有八、九米。”
 
19、车辆厂子弟学校值班员李玉印:当晚我值班,2点55分查完岗,3点时天空打雷和闪电,下了冰雹,并有乌云,乌云很大一块,云边有金黄色的光,从西向东移动,接着看见兰球大小的火球从7栋和8栋之间飞向东面,高度略比房子高一点,颜色红色带绿兰,有微尾光、光刺眼。风过10分钟停电,8栋后倒了一棵50公分直径的大树。第二天发现民工房石棉瓦全吹走了,三区窗玻璃全震坏了。奇怪的是,操场上出现卷曲的树叶围成一个约1.5米的大圆圈,树叶的宽度和厚度约为5公分。学校教学楼的白色水刷石墙面突然变成天兰色(一号简报刘平华:早上发觉天空兰得不正常)树叶的背面都偏向东北。
 
20、吕老师:第二天上午我发现教学楼前枯黄的柏树叶掉了一地,约有10公分厚,几个学生扫了20多分钟才扫完。
 
21、凤凰砖厂值班员刘正芬:11月30日早晨3点我听见刮大风和火车样的响声,看见天上两个电焊光一样的灯,前面一个、后面一个。
 
22、王明英(女,33岁):我听见下雨起来,从窗中我看见两个红色火球一前一后,距离不到一公尺,在松林上空高约50公分处飞过,时间几秒钟,火球后面有一点尾巴。
 
23、林业厅花圃基地杨虎翼:3点半,下小雨和冰雹,刮风,听见卡卡卡的轰隆声,房子晃,看见桔黄的光把窗户完全笼罩,时间约20秒,第二天发现绝大部分花蕾被吹走,花枝和花叶大部份都在,塑膜内竹杆飞走。
 
24、李建华:看见1~2米红色带绿的光球斜着从花圃往上升。
 
25、冷水村砖厂陈学文:我坐在床上听见象火车或海轮声巨响,看见电焊光那样的强光闪了几下。奇怪的是,门是往里开的,外面有风却拉不开门;其次是有人住的房子石棉瓦没有揭,没有人住的全揭了,甚至在同一间房子里,有人住的一半瓦面未揭,没人住的另一半揭走了。第三是这个“风”不伤人;再就是石棉瓦好象是飘着掉在地上,不象风吹重摔那样。
 
26、云都厂280班蒙代瑶:去年11月30日5:30分,厂区上空有一20厘米光球悬在天空,深红色,向下有光柱1~2米。
 
27、车辆厂公安处民警队值班民警王军:94年11月30日2点30分左右,我和罗维俊走到油库时,天开始下雨,接着听到火车样巨响,并看见从云都厂方向飞来一个篮球大小的火球,颜色桔红色,火球上有礼花样小光点,整个地面一片白。火球高度约5米,比电线低。火球飞到离工厂三号门三米远处时一个急转弯又飞回云都厂方向。转弯半径约5寸,时间一秒到二秒。后来发现车皮前移10多米拦住道口,我们从机械岗出来时道口没有车皮。
 
28、另一巡逻员袁兵当时在料棚附近,被风刮在空中又飞出去几米,差点被倒下的三棵树压着,脖子上的电筒头尾被摔得不知去向。袁兵亲眼看见料棚槽钢垮在地下,第二天感觉无力。
 
29、二门值班员张世燕、陈秋:我们当时听见风很大,被帐吹到地下,就去关门,但风很大,我们俩人用力抵门都抵不住。
 
30、白远民:当时我在二门值班,住房7个窗玻璃被吹坏,其中3块玻璃被风吹成边缘有毛刺的圆洞,直径约20公分。我用枕头来挡碎玻璃。
 
31、张忠:看见强光一闪而过,风很大。
 
32、李超:看见石棉瓦在空中旋转,风很大。
 
33、民警队高队长:我奇怪我的办公室玻璃呈对称性破坏。
 
34、一位司机晚上拉煤到车辆厂煤场,看见一个UFO发出电焊光一样的兰白色光在都溪林场至车辆厂之间飞行。
 
35、都溪国营林场陈连友场长和罗志华场长与胡其国随车同行介绍情况,并陪同查看“一号着陆区”。陈连友转述贾家山砖厂厂长陈学文睡在床上,听见屋顶石棉瓦被揭走摔碎而人未受伤的情况。
 
36、陈场长证实林场工人在11月30日凌晨3点无人目击UFO,但在室内看见白光照亮天空和地上,并有巨响和大风。
 
37、陈荣江担任讲解员讲述他在去年11月30日凌晨树林被UFO折断时看到一对红绿光球在空中闪过。经过该村多人查证,陈荣江并未看见一红一绿两光球,陈荣江当时在室内只看见天空有白光和听见火车样巨响。
 
UFO半着陆及着陆痕迹证据
1、在都拉营车辆厂宿舍区,胡其国在6栋1单元8号听见火车样巨响、看见强红光和大风的李秀琴后房窗外草地找到了约2米直径草被烧焦的UFO着陆的圆形痕迹。七栋旁草地象被水洗过一样往一边倒,草地上园圈内的草象被烧焦了一样。从现场情况和目击者描述及土壤未被压分析,UFO在宿舍区作机动拐弯飞行并留下草被烧焦的圆形痕迹,是在离地很近的上空停留,致使草被烧焦,UFO并未着陆。
 
2、从林化厂毁坏的大批树木越公路进入尖坡坡上林地边缘,胡其国发现一直径25公分老树桩烧焦呈炭状,但树桩周围无围绕树桩烧火痕迹,且树桩只有高温才能炭化。
 
相距不远,在一棵被折断的断树旁边,一棵直径25公分的松树南侧有两米高被烧焦,树根周围树皮烧焦呈炭化状,炭化痕迹明显是刚烧焦不久的新痕迹,未被雨水冲刷和风化。可能是UFO在两米高度侧飞时悬停在该树南侧上空,致使南侧树皮被烧焦呈炭化状。树桩四周有一直径一米二左右被烧焦的土壤圆形,圆圈中部烧焦深达10公分,土壤及土壤中松针烧焦达三公分厚。周围无任何明火燃烧痕迹,烧焦的土壤上散落着枯松针,烧焦土壤对指南针和罗盘磁针无偏移影响。
 
树皮烧焦高度为两米左右,与林中松树被折断处高度相符,可能与UFO的飞行高度有关。树桩周围烧焦圆形土壤直径在一米二左右,与目击UFO直径相符,也与车辆厂宿舍区草被烧焦的圆形痕迹相近。
 
经贵州省放射卫生防护所,对贵州UF0研究会采自都溪尖坡松林中被UF0烧焦的土壤,树皮和树桩总放射水平进行分析,95年3月25日监测评价为树枝、树桩和土壤阿尔法、贝塔和伽玛总放射水平属正常值范围。贵州UF0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胡其国和副理事长兼副秘书长吴汝霖教授与放射室主任兰天方工程师、李锁照工程师讨论了土壤树皮放射性问题,兰天方认为,经过几次雨水冲刷,土壤中的放射物质即可流失。而都溪土壤应在一星期内采样才有分析价值,因αβγ射线很短,航空探测无意义,兰天方同意提供贵州铝厂附近放射性本底布点图作参考。李锁照认为树桩保留放射物质较久,放射性在正常范围内说明UF0动力源不是核能。其他衰变期短的放射物质也在正常范围内。
 
UF0着陆痕迹检测不到放射性在国外已有案例报道。贵州UF0分会认为UF0的热幅射源可从电磁方面去探索。UFO可能是利用宇宙射线并对宇宙射线浓缩作动力源。
 
3、材料库刘祥芬:办公室的门连锁耳被风拉脱。早上发现外面水泥地上有一圆形烧黑痕迹,直径约60公分。后来我们用拖把擦掉了。可清楚看见地上有5个半弧形印迹。直径约20公分。其间还有12个小印迹,印迹平整光滑。我们隔玻璃拍照、目视印迹十分清晰。车辆厂宣传部长胡定祥展示的照片显示:两个UFO着陆痕迹在水泥地上旋出的半弧形痕迹十分清晰,边上有烧黑残痕。
 
胡定祥介绍,照片上的两个痕迹相距二至三米。应为一对缠绕飞行的UFO着陆的有力物证。这与目击证据相符:“开门看到两股象汽车灯大的强光并排低空飞过,光刺眼。”“看见天上两个电焊光一样的灯,前面一个、后面一个。”“从窗中我看见两个红色火球一前一后,距离不到一公尺,在松林上空高约50公分处飞过,时间几秒钟,火球后面有一点尾巴。”
 
都溪林场附近发现UFO
汽车驾驶员余园廷:九四年十二月九日凌晨我到大山洞曹关村拉煤到贵阳电厂途中,出曹关村200米路段,突然发现左上方有一直径为30公分的白色灯光悬在空中,时间5点45分,目测高度4000米,天气很好,有星星。该物发耀眼强光时如电焊弧光并有十米左右微弱光环。该亮物会逐渐暗淡下来发桔红色光或者熄灭,间隔二三分钟反复数次。我停车熄灯关闭发动机下车观察二十分钟,突然该亮物向贵州铝厂上空无声无息飘去。
 
于是我开车前行至离停车观察地700米的煤炭检查收票房时,该亮物又飞回到我车左上空即票房后面悬停,视直径由第一次看见时的30公分变小为20公分左右。我把煤票交给收票的杨老头,并指那亮物给杨老头看,即开车走了。(杨第二天告诉余:他开车走后那亮物向贵铝方向移动)
 
我驾车进入白云大街,又发现该亮物,顺着白云区外围大包围地移动。我为了观察该亮物,车开得很慢,车速约十公里,那亮物保持和车同速。在我驶出白云大街转弯进入金华农场路段时,看见该物也是顺着白云公园上空方向向金华飘进。我行驶到金华农场二大队时,看见该亮物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遵义方向飞去,三秒钟就消失不见,时间是6点4分。
 
从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地理地形特征、 光学特征、声学特征、运动特征,尤其是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力学特征和灾害分布明显的选择性特征的分析,这个奇特飞行器有可能是外星飞行器,它有人类飞行器现在所不具备的反地球引力的奇异特性,容易在低空以不太高的速度飞行,人类多数飞行器在20米/秒以内如此低的速度会摔飞机,而直升飞机向下喷流很强,地面的落叶层会被吹散。而且经过调查了解,当天晚上,这一带没有任何民航、军用和气象的飞行物经过。
 
空中快车事件疑似外星人到访的证据
1、“空中怪车”声源,都溪林场与都拉营车辆是相邻地区,都溪林场400亩大树是在很短的3-10分钟时间内被折断的,3-10分钟是根据目击者看见UFO光球和大风持续时间及声响持续时间推断。松树自1.5米-2米高度向西折断,树干折断声、树干、树冠倒地声应是噗、噗、噗、噗、噗、噗、噗、噗的连续声响、400亩松林数万棵粗大松树连续向西倒地发出的声响,与火车开车的声响相似,但比火车声音更为巨大。
 
2、折断400亩松树的力源是光,都溪林场-都拉营车辆厂UFO事件中,目击者看见了一前一后两个光球或並排两个光球,有些目击者看到的是一个光球,没有谁看见树是怎样倒的。但扎佐林场王新学却看见扎佐林场的1000亩高约15至20米,平均树径30厘米,最大50厘米的华山松和马尾松在约2米高处向东北方折断不是风刮倒的,折断树的力源是光:“我当时在阳台上看见一道白光在空中离林场树林有丈高,白光有三米宽,三米长,速度很快,光很亮,光来树倒,树不是风刮倒的,是光摧倒的!”
 
3、空军关注钢管切断,都拉营车辆厂宣传部长胡定祥透露:都拉营车辆厂磅房10cm钢管被水平切断后,引起多方关注,北京空军一位大校两位少校专程到车辆厂要求借调钢管,被他拒绝,空军军官说要为此事找省长。
 
龙卷风与下击暴流说不能成立的证据
贵州省科委,省科协三月十四日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都溪灾害为局地强对流风暴所为。龙卷风和下击暴流是贵州省气象学会“风灾说”的两个立论依据。贵州UF0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胡其国和副理事长兼副秘书长吴汝霖教授经过两月现场调研认为“都溪灾害为局地强对流风暴造成”的定论与灾害现场的事实完全不符,因而不能成立。
 
1、龙卷风生于强烈上升气流的雷雨云中,但都溪林场至都拉营一带11月30日3点左右仅有小雨和小冰雹,雨后可以看到星星,因而并没有龙卷风生成的浓密的雷雨云。历史上贵州也从来没有发现过龙卷风。
 
2、龙卷风是雷雨云中形成的强烈扰动涡流下冲为高速旋转的气柱。其离心力使气柱中心空气稀薄,压强降低至外围空气的五分之一,可以拔树摧房卷土吹沙。都溪林场一些树干贴近地面20—50公分折断,地面松针叶丝毫未动,没有看到高速旋转的气流冲向地面卷土吹叶的迹象。
 
3、保存完好的马家塘林区断树和整个林区断树照片显示,直径25公分左右的粗大松树树干折断但松树叶和挂着松树叶的小树枝未见折断。龙卷风是l2级以上飓风,而8级大风就可以使树的微枝折断。下击暴流最大风速每秒50米以上,远超过海浪滔天的12级飓风;树的微枝完好,因而下击暴流和龙卷风同时存在说根本不能成立。
 
4、与断树相邻或在断树中间地带,并与断树同高度的小树丛枝叶繁茂一叶未损,未见龙卷风和下击暴流的痕迹。
 
5、在马家塘、菜籽塘、尖坡村、都溪村、冷水村林地,均在密林深处有许多单棵松树被折断,周围松树和小丛树及树叶均安然无恙。龙卷风不会分出许多微气旋在长达5公里的林带远离松树大批折断区东一棵西一棵摧断松树。
 
6、如是龙卷风,“风”经过冷水村鱼塘和杜家坟一带水田,未见水和水田泥被吸走痕迹。
 
7、林化厂、冷水村砖厂、车辆厂轻质石棉瓦被掀走,但房屋未受损,龙卷风和下击暴流对有人住的房屋只揭瓦不摧房伤人,不可能有如此高的选择性和如此轻的破坏力。
 
8、冷水村砖厂陈学文:第三是这个“风”不伤人;再就是石棉瓦好象是飘着掉在地上,不象风吹重摔那样。龙卷风和下击暴流没有这样“温柔”。
 
9、许多人目击的是不明飞行物,而不是球状闪电。
 
10、经贵州省第三建筑工程公司中心试验室对车辆厂磅房被切断的无缝钢管按l0 2cm×4mm测算,钢管抗拉强度为46968公斤力。经贵州省计量测试技术研究所力学室按10 2cm×4mm钢管计算,钢的资用剪切应力每平方厘米为2100公斤,钢管的抗剪安全承受力为25830公斤力。
 
把“都溪灾害是局地强对流风暴造成”一文中龙卷风和下击暴流每平方米的风压数百公斤至上吨的力扩大十倍,钢管每平方厘米风压也仅为1公斤,显然,龙卷风和下击暴流远不能拉断钢管,更不用说水平整齐切断钢管。力学室主任,高级工程师黄妙新认为,“风是一大片,不是一条线。”钢管是一个园柱体,风来时园柱两边分流,集中于截面上的力微乎其微,不足以切断钢管。
 
11、两棵钢管水平切断,三棵折弯成90度,磅房仅下塌,表明钢管受到的力是一个横向冲击力,与龙卷风和下击暴流力的方向不同。
 
就在贵阳市白云区都溪林场“空中怪车”在全国各地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2005年8月27日,一封神秘的化名电子邮件发送到了白云区委宣传部开设的征集邮箱内,里面装有一整套当年贵州UFO协会权威专家对都溪林场“空中怪车”的详细调查报告。工作人员快速回复信件,发现发邮件的人正是记者多方要寻找的曾多次考查“空中怪车”现场的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胡其国。胡其国向记者朱超毛海峰提供了他11年来保留的10余篇贵州UFO研究会关于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的调查报告,这些“空中怪车”不为外界所知的绝密档案此前从未向外界公开。2005年09月04日,在征得胡其国及相关部门同意后,贵州都市报向读者公开了这批绝密档案。
 
绝密档案一:从未公开的“空中怪车”第五区域
 
UFO的中文规范译名是“不明飞行物”,大体分为四类:已知现象的误认;未知自然现象;未知自然生物;第四类是指有明显智能飞行能力,而非地球人所制造的飞行器,即我们常说的飞碟。在全国及国外所有UFO调查中,人们只知道中国UFO三大悬案之一的“空中怪车”事件被破坏林区仅有4个区域,面积达400亩。胡其国公布的第五区域让所有知情者吃惊,因为根据现场目击也没有第五区域,但胡其国向记者介绍了他的有力证据和封存事实原因。1995年2月7日,胡其国再次对都溪林场UFO遗迹进行考察。本次考察重点为都溪国营林场相邻的尖坡林场和都溪村民组林场,即被UFO破坏的3号林区和4号林区。据胡其国介绍,考察时,他发现离4号区域不远的尖坡林场有个5号区域,约30亩树林被UFO自1.5米至两米处向东折断,唯林场中间两棵相距1米、高12米的松树毫发未损,其余部分树连根拔起,从尖坡林场全部被毁树木倒伏方向时东时南和树间距离来判断,UFO在林间作机动飞行。当时,根据UFO行进路线从林化厂毁坏大批树木跨越公路进入尖坡坡上林地边缘,发现一直径25厘米老树桩烧焦呈炭状,树桩周围无围绕树桩烧火痕迹,且树桩只有高温才能炭化。相距不远,在一棵被UFO折断的断树旁边,一棵直径25厘米的松树南侧有两米高被烧焦,树根周围树皮烧焦呈炭化状,炭化痕迹明显是刚烧焦不久的新痕迹,未被雨水冲刷和风化。树桩四周有一直径1.2米左右被烧焦的土壤圆形,土壤及土壤中松针烧焦达3厘米厚。周围无任何明火燃烧痕迹,烧焦的土壤上散落着枯松针。可以肯定是UFO在两米高度侧飞时悬停在该树南侧上空,致使南侧树皮被烧焦呈炭化状,树桩周围土壤呈圆形被烧焦深达3厘米厚。在UFO破坏的5号林区,大片树木被折断,此地一直没有被人发现,所以专家组一行决定隐瞒,不准报道,以免破坏现场。胡其国说,这是他此次考察最大的收获。
 
绝密档案二:UFO二度光临都溪林场
 
就在记者了解完“空中怪车”的第五区域事件后,胡其国又向记者托出骇人听闻:UFO曾二度光临都溪林场,且其长度为500米左右。据胡其国介绍,1995年初,贵州UFO研究会邀请中国UFO协会专家来贵阳调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大家根据现场的种种迹象推断,“空中怪车”就是飞碟类的不明飞行物,应该是地外文明所致。由于当时内部有一些人不同意这种看法,专家当天晚上就在当时的都拉营车辆厂的招待所开会讨论,会议开到深夜2点多钟,大家才带着疲惫的身体回房睡觉。醒来时,值班民警和招待所服务员议论纷纷,向专家说出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说头天晚上又有不明飞行物飞过,并且不是一个人看见。这个飞行物呈长方形,长度从车辆厂中门到后门约数百米,厚度约3米左右,整个飞行物发绿光,无声、缓慢飞过车辆厂上空。当夜有值班民警、巡逻民警多人目睹。专家们听了既兴奋又遗憾,立即就地对此事展开调查,将其列入中国UFOX档案。中国UFO研究会专家组采访了目击人并作了录音摄像。胡其国说,由于当时省UFO协会专家在场,中国UFO协会专家也在场,认为没有必要再去作相关的宣传,目的是研究,不在于宣传炒作,所以这事中国UFO协会备了案,没作再多的理会。
 
绝密档案三:飞机被不明飞行物拦截迫降
 
1995年2月9日,中原航空公司737包机从广州飞贵阳,9点04分到达磊庄110度方向的贵定航路上,飞机在4200米高度,航速800—900公里。机上最先进的美国防相撞报警装置闪光报警,机上雷达发现前方1—2海里有一不明飞行物同高度拦截飞机,不明飞行物在雷达上为一亮点,起初为菱形,后变为圆形,离飞机近时报警强烈,时而在左前方,时而在右前方。机长通知塔台,塔台立即要求空军打开远程雷达监视并报告了民航管运。飞机在躲避不掉不明飞行物后,压杆降低飞行高度后着陆。这一事件,在当时被列为我国的航空及军事机密,一直封存。过后不久,贵州UFO研究会理事会常务理事、秘书长胡其国和另外两名专家从学术研究角度,分别走访了中原航空公司、空军贵阳分区等单位的值班领导证实了此事,同时将研究事件作为机密事件严格保守。时任职省民航安全监察处的曹科远说,飞行本应在磊庄停机40分钟返回广州,因飞机被UFO跟踪,害怕升空后UFO回来被UFO拦截,拖延起飞一个多小时。因乘客抱怨飞机不能正点起飞,在空军雷达证实UFO轨迹到机场后离开航路飞到独山空域(雷达回波为一小黑点)消失,机场决定飞机以最快速度起飞并升至4200米云上高度离开。时任空军贵阳分区管制中心主任的李明说,同时,广州空军、南海空军、云南祥云雷达45团同天也发现不明飞行物。贵州UFO研究会把这事与都溪林场事件联系起来,发现其中有莫大的联系。
 
绝密档案四:地磅房脚印能让“时间停住”
 
1995年2月2日,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胡其国、吴汝霖到都拉营贵阳车辆厂采访专门从事电力工作的于永波,因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后,在于永波等人的身上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1994年11月30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的第二天,车辆厂有职工发现办公室的门连锁耳被拉脱,早上发现外面水泥地上有一圆形烧黑痕迹,直径约60厘米。后来大家用拖把擦掉了,但是仍可清楚看见地上有5个半弧形的“龙爪印”,直径约20厘米,其间还有12个小印迹,印迹平整光滑。过后不久,于永波在材料库房“龙爪印”那里站了20分钟,下班电铃响时发现手表慢了20分钟。据于永波描述:“我手表一直走得很准,我怀疑是那‘龙爪印’的影响,下午又去把手表放在地上4分钟,手表又慢了4分钟。”而把手表放在“龙爪印”印外测试,无任何异常。为了辨明事实真相,贵州UFO研究会专家全面展开调查。1995年2月底,胡其国再次来到于永波所说的“龙爪印”的地方拍照,停留了2分钟,下午5点25分乘火车回贵定,车开时发现手表慢了15分钟,他猜测是受飞碟着陆痕迹的影响。对于这一现象,胡其国觉得很正常,因为它也可以作为“空中怪车”就是飞碟的有力证据。据胡其国介绍,多年的研究表明,飞碟经过往往会留下强磁场,受磁场干扰,手表变慢或不走,罗盘失灵等等现象就不难解释了。但是这一现象在当时同属“绝密”。各个学科的专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都纷纷从本专业的角度作出解释。因为没有直接证据,当时分为两派,自然现象说在当时占主流,说是什么龙卷风、击暴流、球状闪电等等。而根据贵州70年没有龙卷风,现场现象不符合龙卷风、击暴流、球状闪电等等自然现象行为,加上人们对科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飞碟再度“浮出水面”。另据证实,现象发生的第3天、第5天、第7天,贵阳电视台记者陶泉川、周晓茜到都溪林场断树区拍摄,贵阳电视台记者邹兴华和贵阳晚报记者罗万雄到现场拍照,贵州大学物理系实验师和贵州科学院新技术所研究员马瑞安等带地磁仪去现场测量,结果是摄像机被磁化,金属片挡住镜头;同一相机和胶卷,冲洗胶卷时发现现场拍的被自动曝光,在现场外拍的则有影像;地磁仪也失灵了。
 
绝密档案五:10KV绝缘高压线零绝缘
 
1994年11月30日凌晨,正在加班工作的贵阳车辆厂电力副调度、电气工程师张国宾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3.5KV变电所值班员来电话,说工厂G25、G26、G45回路(10KV)速断跳闸。3点左右,张国宾等到了现场,看到铸工车间G45、G47回路绞在一起,上面有一树枝,直径约70厘米,重约几十公斤。铸工房前窗摔下来,周围没有被折断树枝。G45、G47处理完后,送电恢复正常。G25、G26回路从早上8点30分开始到下午4时30分,始终没有查到故障,下午4点半后强送电正常,这种怪事过去从来没出现过。电工于永波开始在配电柜高压储线柜测试10KVG25、G26回路,原G25、G26回路是独立绝缘,但用兆欧表检查绝缘时,G25、G26绝缘为零(互为导通),于永波后来上杆检查,两回路通电、调度还不行,也就是说,两独立绝缘体之间的空气介质由绝缘变为互通导体,电流一输出就是短路。由此可以想象当时于永波爬上电杆,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难怪后来于永波向胡其国等人提起此事时仍心有余悸。根据UFO研究会专家的进一步深入研究得出结论,G25、G26回路互通是凌晨3时飞行的UFO强磁场造成的。后来,贵阳车辆厂以强送电的方式才让电路恢复正常。

Copyright © 2014-2021 www.qiwenkd.com.奇闻网-版权所有

奇闻异事,飞碟,ufo,奇闻趣事,奇闻怪事,灵异事件,灵异故事,考古发现,恐怖事件,世界奇闻,宇宙奥秘,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