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灵异故事

灵异事件 2022-08-04 10:40灵异事件视频www.qiwenkd.com
        今天给大家分享几个短小精悍小故事,每个都是独立的,当然下面的故事也不是我说的,是网友分享的。我虽然不迷信,但是我信这些东西,尊重这个世界的每个灵魂。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大家分享的故事吧。
        一、发生在消防部队的灵异事件
        98年我正在上海消防部队翔殷中队服役,当兵也2年了,大大小小的火灾也见过不少,看见死人那也是家常便饭,根本不相信有神一说,当兵的胆子大啊,直到遇见我们中队发生的那件事。
一次出火警,任务完成后收队,消防车外面的旁边是可以站人的,在一边车门的外面一排站了4个战士,回来的路上出了事故,汽车班长疲劳过度。把车子擦到了墙上,外面的4个战士当场牺牲,现场参不忍睹,后来战士火化后骨灰送回部队,遇到了问题,一下子找不到地方存放。后来大家决定放在浴室的更衣室里,那里有一个个放衣服的小格子,旧暂时放在那里,当天晚上旧出事情了。
有人报告说浴室里面有动静,像是有人再里面闹,指导员以为是新兵在捣乱,旧过去查了,没有开灯听到里面有奇怪的声音,凄凄惨惨的声音,指导员一进去声音就消失了,指导员生气了说:小子们跑的快的。
        到了第2天,这样的情况又出现了,像有人在里面说话,声音让人不寒而厉。还是以为是新兵指导员发火了,带了个班长就过去了,对班长说,你在门口守着,我进去,别再放跑了!进去开灯,声音消失,什么也没有!后来下面就有传言了,说可能闹鬼了,冤魂回来了,这个可了不得,部队里忌讳这个。哪能有鬼魂呢!!
后来就把骨灰转移了,放到通信班的值班室旁边,24小时都有人的,汽车班的宿舍也就在这旁边,那天晚上,一个战士睡觉醒来。感觉有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在汽车班长的床边站着4个黑影,就那么站着看着汽车班长睡觉,把那个小兵吓的,声音都出不来了。
        就在那时侯火警来了,灯全亮,出动,回来的路上又出事了,汽车班长的车子撞到了前面车栽的钢管上,一下子把驾驶室桶穿了,一排3个人,2个一点事没有,汽车班长牺牲,除了上次那件事,汽车班长开了这么长时间的车就从来没有出过事。
最离奇的事当晚那个还是场虚惊。后来就没有再出过怪事,但是再也不敢用那个浴室了,重新造了一个,原来的封掉了。
        二、爷爷的故事
那时候的父亲也是快成年了吧,我记不大清楚了。就是爷爷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咽气了,后来又活过来了。
听父亲说爷爷以前算得上是个好猎手,父亲小的时候常能吃到野味(真爽啊)。说是有一天,天快黑了,爷爷在山上打猎,眼看天就要黑了,赶紧收拾下山。爷爷的速度很快,一会的工夫就到了半山腰。刷,猛的从身边串出一只东西。
        爷爷没看清楚是什么,但是父亲说爷爷当时看见的就象是狐狸一类的动物,有长且蓬松的尾巴,但可以确定不是狐狸。这个小东西可利索了,上下来回串,这分明是等着让人逮嘛!
爷爷也不甘示弱,手脚并用上前就扑了个空。心想:这玩意真厉害,于是爷爷拿出刀子,一边追一边砍,跑了好一阵,那东西哧溜一下没了。爷爷也就过过瘾,抓不到就算了,继续往家里赶。
回家以后身上就不对劲了,很是难受,大病了一场。医院没看出个结果,没多久就咽气了。家里人都哭成一片,家里人把爷爷放在大堂,亲人都守着他,也就是守灵了。很多我都不记得了,好象是过了当天晚上,爷爷就又活过来了。
        爷爷活过来后,给家里人讲里这么个事:他说自己不知道怎么的老被一个穿黑衣服的人牵着走,总是看不见哪个人的脸,是个女的。那女人没让他歇着,一个劲地带着他走,经过很多地方都是很荒芜很陌生,他从来没来过。一直走,这一路上经过很多关卡,就像是古代那种关卡,要通过才能到下一个目的地。经过一个关卡时,都能看见牛头马面人手持利器,穿得很古怪在那里把守。
哪个女人带爷爷到每个关卡时,把手的人都会问:这个人是从那里带来的?为什么要带来之类的话,女人都一一回答了。最后通过一个关卡的时候很危险,爷爷说他经过哪个关卡后要通向下一个关卡的时候,走过一条很长的桥。
桥下面是沸腾的岩浆,能清晰感觉到身上有强烈的灼热感,桥很窄,只能同时一个人通过,女人走在前面,他走在后面,女人一直牵着他。
终于走到了桥的尽头,来到一个很大的关卡,那守卫更多,更高大。经过一番你问我答后,女人迫不及待地带爷爷过关,突然有个看门的说:不行,这个人不应该来这里,他不属于这里,快带他回去。
        女人似呼有些不乐意,但她也没办法。要知道那些守卫是个个都是牛头马面的,不好惹的,所以……
女人照来时的路把爷爷又带回去了,又走了很长时间才到了爷爷遇见黑衣女人的地方,一阵风吹过,苍茫的大地上就剩爷爷一个人了,女人瞬间蒸发了。突然爷爷面前出现了一个慈祥的老者,递给爷爷一块木头棒。木头棒上面有很多糖和糯米粘在一起。
        对爷爷说,你就顺着来时的方向一直往前走,千万不要回头看,饿了就啃木头上的糖和糯米吃。一席话刚落,老者不见了。爷爷拖着疲惫的身躯艰难的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爷爷老远看见亮光,就顺着亮光拼命靠近,突然他走到了家,看见很多人在哭,他就问:你们怎么都哭了,出了什么事?
爷爷这么一醒,把大家给吓坏了。呵呵!爷爷回来了,大家可高兴了。爷爷过世的早,我没见过他。
        三、表姐的故事
        表姐是真正的阴阳眼,从小一直都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
        当时表姐读高中的时候,因为是在镇上读的高中,学校也不是特别的好。有一天半夜,她们寝室的一个女生闹肚子,大半夜的自己也没胆量去上厕所。她们的厕所并不在楼里,而是在别处,是单独的厕所。于是哪个女生就叫让表姐和另外一个女生一起。
女孩子嘛,都是很胆小的,她们拿上一把尖刀防身,防色狼是很必要的。刀是表姐的,因为她老看见不干净的东西,所以一直有刀在身边。
        三人来到厕所,表姐和另一个女生在外面侯着,闹肚子的女生就独自进去蹲了,呵呵。
厕所里灯很暗,就一盏,这样更恐怖了。那天月亮很亮,很多星星,借着月光能看清楚周围。
过了大概5分钟左右,有点起风,不大,但是吹的数叶沙沙做响。
这时,她们两几乎同时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从一棵大树后面飘了出来,是漂的哦。开始以为是看走了眼,再一看,那女人越飘越高,衣服很长,披头散发,飘到离地面3-4米左右。
        她们都呆了,真的不是走了眼,她们相互问了对方的。女鬼飘来瓢去就在她们前面不远处,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据说在场的另一个女生吓得尿裤子了,整个人都傻了。
表姐也很害怕,但毕竟她经历的多,表现得很镇定。女鬼越来越靠近她们了,那女生就摊坐在地上了,说不出半句话。表
        姐没有后退,立即拔出了刀,在女鬼面前玩命挥舞着。一边挥舞一边骂倒:你赶紧走开,要不然让你好看。
女鬼,没有离开。表姐喊得更大声了,并不断得用刀子在地上猛的扎,表示示威。说了很多话,具体的我这里就不说了。反正就是让鬼害怕,让它自己离开,鬼怕恶人一点没错。
女鬼最终还是离开了,从她们面前飘过,消失在夜色里。
        四、鬼在身边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别提有多恐怖,事隔多年,想起来仍心有余悸。拿出来给大家讲讲。
        那是我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是一个夏天的晚上,这天晚上和前几天不同的就是今天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吃过晚饭,父母去朋友家窜门,哥哥姐姐都去学校上晚自习,留下我一个人在家。
我的写字台上有一个闹钟,我希望学习的时候看着它,这样我就能按时收看喜欢的电视节目了(嘿嘿)。我还算是个好学习的好孩子,该学习的时候不做其他事。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学习,感觉学了好长时间了,就顺带看看闹钟,8:30,就在看表的那一刻,眼前突然一黑,我的天那,停电了。
        别提有多黑,压根什么也没看见。就算是过了一会眼睛适应了黑暗也照样什么也没看见,出奇的黑。我当时不是很害怕,因为外面时不时有人走动(我家住3楼)。这么黑的房间,更别说找蜡烛了,将就这吧,心想反正一会就来电了。没想到哪天停电时间比以前都要长,无奈只好弄了把椅子在阳台上坐了下来。
说说我当时所处的环境,我的房间附带一个阳台,阳台有个通往客厅的门,在后来装修的时候把门去了,也就是说阳台和客厅之间没有门当时,而我坐的地方就在阳台通往客厅的通道之间,客厅里有张竹腾编的沙发椅子,离我两米不到。
我记得,从停电到我在阳台里坐下的时间应该为10分钟以后,我在阳台坐了大概有快半个小时。房间里依然什么都看不见,真恐怖。
        突然,我听见客厅里有人在走动,我的心提了一下,又没听见了,想可能是听错了没怎么在意。
当我平静下来后,脚步声又出现了,很明显它在客厅里胡乱转悠,可以说是没有目的的。我有点坐不住了,我想不可能有贼。
        很清晰的听出来是一个人,一会走到我旁边,一会又走开,当时我压根动都不敢动,空气凝固了,感觉不到自己在呼吸了。平生第一次感到极度恐惧,就感觉头皮特别厚,头发都直起来了,脊梁发嘛,非常害怕。
        更可怕的是接下来,它走到我身边不作声了,感觉它离我非常近,但是我一丁点也瞧不见它,接着它拖着脚步,在就近的躺椅上坐了下来。
我的天呀,我的头要炸了。相信大家都有这个体验,就是坐在躺椅上,椅子就会发出”孜孜“的响声,这分明就是一个人坐了下来。我第一反映就是想冲出去,然后迅速开门逃离,但是我根本无法做到,因为太黑,就算绕道也要经过它,再说了,我们家的门不好开,万一和它碰个正着那才要命呢。
        于是打消念头。我近乎麻木,也不敢喊人(想当时自己真是傻)。它坐下来没一会开始挪屁股,还挪了好几下,终于它开始躺下来了,我很清楚的听见它的头枕在椅子的扶手上,做声很大。再接下来它又在椅子上来回翻滚,身体压过椅子发出的一系列响声。突然它停住了,在我认为它已经离开而要起身逃离时,它猛的站起来,我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
它起身后好象非常不满意的挪着椅子,好象想找个合适的放置位置。它不断的挪着,椅脚和地板的剧烈摩擦发出阵阵刺耳的声音,还不断地用椅子猛的往墙上靠。折腾了好一会,估计是累了,一下就躺在了椅子上。
        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当时的恐惧(因为我文笔实在烂,哈哈哈),我就以为我肯定完了,就在它躺下的一刹那,灯亮了。我再看看那椅子,什么也没有,但明显椅子是被挪过的。
我没命的跑了,还将门狠狠的关上,一个人几乎是从楼梯上连滚带爬的逃。我敢确定那就是鬼,我也更决定不是我的幻觉,一切都是真的。
        五、哥哥的经历
        哥哥有个朋友,高中是同班同学,关系了得,2003年的夏天游泳被水给淹死了。得知消息后,哥哥和几个朋友去参加他的葬礼。葬礼是在死者的老家举行的,哥哥中午就到了现场,大堂里的人哭成一片,好不凄凉。参加葬礼的人也要到大堂前给死者上香鞠躬,表示对死者的哀悼。
哥哥进去之前好好的,一进大堂,看到死者遗像的时候,突然感到呼吸有些困难,随之而来胸口象被什么东西压住,拌有头晕等症状。
据哥哥回忆,就好比在水里一样,有淹过头顶的趋势。哥哥心想不妙,立马定了定神,用意念把它赶走。一会儿的工夫又恢复了平静,这一切旁人都不知道。
葬礼的过程就不多说了,因为也没什么发生的。后来他们吃了饭,由于天色以晚不便赶路,就在那找个旅店住了下来。
哥哥的朋友很多,大家也没闲着,合计着去游泳了。
        天热的缘故吧,我也不大理解他们怎么还去游泳。
年轻人总有用不完的精力,到了海边,尽管很黑,他们还是陆续“嘘声赶落河”玩得不亦呼。
        这时哥哥感觉到有东西游过他的两脚之间,在脚上来个迂回穿梭。有些担心,害怕是哪个死去的朋友,没敢多留,一会就上岸抽烟歇着去了。岸上还有几个人,哥哥心寸疑虑,和朋友说了,朋友倒也没完全反对他的看法。可能也是因为得到其他的人的共鸣,所以他们并没有在海边玩很长时间便打道回府。回到旅店,实在没什么做的,于是就摆阵打牌,人多而且无聊都选择打牌。
打牌不抽烟那是“甲醇”,一时间屋里“烟雾弥漫”,在里面呆的时间长了人会受不了。玩了很晚,哥哥觉得累了,而且头很疼,便去睡了。原来他睡的房间成了牌场,没办法,只好厚着脸皮去了一对“情侣”的房间里凑合。情侣们睡一张床,哥哥自己睡一张,很快就睡着了。
        大家都知道,在旅馆里每张床都有台灯。到了半夜,哥哥迷迷湖糊感觉有人在房间里(他一向都是很警觉的人),他醒过来看了看,什么也没有,但他还是提高了警惕,将就把台灯开着睡觉。后来他不知道怎么醒的,只见一个人从那对情侣的床边走到厕所里去了,背影很像哪个死去的朋友,无论体形、身高、和举止都很象。
当时也没多想,估计是自己看错,说不定是那对情侣中的一个,想去看个究竟,又怕影响不好。万一是人家mm上厕所那不玩完了?啊哈哈。
        天亮后,哥哥问他们俩,是不是夜里起来过?他们都说没有,一直睡到天亮的,哥哥这时确定他看到的就是。
回到家后也不大太平,哪个死去的朋友来捣乱过,就是来敲门。和我前面说的敲房门是一样的,但不是一码事。当时爸爸妈妈都听见了,把他们吓的。再后来,哥哥和朋友去求符带在身上,据说是那个朋友跟着哥哥了。现在没事了,一切太平ing。
        六、吃羊肉的人
        这个故事是我在读大学的时候,我们寝室的哥们给我讲的,是他们那发生的一件事。
        说有一个人打小就不吃羊肉,也见不得人家宰羊。所以人到中年都不知道羊肉啥滋味。有那么一回,家里的亲戚办喜事,他就去帮忙了,和大伙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不慎喝了羊肉汤,但他并不知情。那天很热闹,折腾到夜里才回的家。
他并没喝多,很是很清醒。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一块玉米地。这是常走的一条路,对这一带很是熟悉,当时也有月亮。因为已经很晚的缘故,他走得也快。
        突然一脚踩空,掉进一个大坑里去。这个坑很大,足够一个人横躺,有两米多深。他就纳闷了,什么时候路中央多了个坑呢,确信自己也没走错地方。他试图往外爬,突然下起了大雨,不过没下一会雨就停了。
        这么一下雨,坑里都是稀泥,根本爬不上去,由于坑太宽,也没有支撑点。好长时间过去了,都没能爬上来,喊人也没人听见。由于很累的缘故,他坐着休息一会,迷糊中,看见一个人站在上面,他抬头一看,是个羊头人身的东西正看着他,他害怕及了。
羊头人说话了,你吃羊肉了,你会招报应的。
说完就不见了,他赶忙起身,想爬出去,他一登腿,就到了地面上,一看原来那个坑只是一小小的水洼,吓的探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后来叫家人给找到了,做了点法,还是平安了。
        七、房子里人真多
        也是我们寝室一哥们讲的,当事人和他们家住得很近,也就发生在前几年的事而已。
他说有这么一户人家,男的都结婚生子了,家里的父母都还健在。说是有一段时间这个男主人行为有些古怪,甚至让人觉得害怕。就是他经常会莫名其妙地说他的房间里有好多人,开始都以为他神经过敏,或者是神经衰弱的缘故,大家都没怎么搭理他。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男主人的古怪行为没见得有收敛的迹象,反而更严重,时不时地大声嚎叫,摔东西之类的。家里人怕他有过激行为,把家里的刀、利器等能伤人性命的都藏起来,不让他见着。都认为他只是一时精神失常,白天和正常人一样,因为没有病史,大家都不已为然,兴许过些时候就好了。有一天,他媳妇有些事要回娘家几天,把孩子留在他的身边。
这天晚上,他哄女儿睡觉,突然一个人横冲直撞跑到他父亲的房间,说什么都要和父亲睡一块。他父亲可是个性子烈的男人,见不得儿子这把年纪了还这样。就把他打了回去,他带着哭声哀求道:我的房间里好多人啊,他们都在责怪我,怎么都不肯走。父亲还是不信他的话,就这样他还是回到里房间,里面还是很多人,都在指着他骂。
        自己也累了,提心吊胆睡了。到了半夜,女儿有些渴,他起身倒水给女儿,喝完后女儿睡了。第2天,他死在自己的床上。听说他是因为结婚的时候没有拜祭神灵,或者是各种类似的庆典都没有祭奠,下面的人来找他算帐来了。
        八、新盖的房子
        这不是别人和我说的,是发生在身边的一件奇怪的事。
        在我们老家,每年过年都回去过的。我父亲有个堂哥,他媳妇我管叫大娘。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她的身体还很硬朗,也还年轻,干农活可一点也没落在后面。可至打他们家盖新房子后,她就一病不起,非常严重。到了很多医院看了都没见好,也吃了不少的药。从她病了以后,家里的钱都让她治病了,房子也盖了一半就停了,直到前些年才盖好。
        一直说不上来到底什么病,反正在医院是看不好的。时间长了,就在家里吃一些民间的偏方,都没见好。最后家里人还是找了“大仙”来看看,可能是找的“大仙”不够厉害,都没能看出个好歹来。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过了好几年,有一次找了个很有名高人看了。最后高人让主人砸开在他们新盖的房子某块墙,说里面有猫腻。于是大爷和他几个孩子一起把那快墙给敲开了,让他们惊讶的是,在乱石碓中发现一个用布包裹的的东西。
        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个木刻的小人,还有很多头发和铁丁之类的(我都记不大清楚了)。找到这个“祸根”后,高人随即做了法,说没多长时间,大娘就会好起来。果然打那以后,大娘的病一天天的好转,最后和正常人一样。
        九、鬼叫门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当时真的很恐怖。
        那年我读初2,过年在老家,有一天吃了饭,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还有堂哥他们一家子。堂哥家和和我们家是挨着的,很近。
我们家的房子很奇怪(至少我现在一直这么认为),不象我们平时住的套间,而是每个房间都是独立的,也就是一个挨着一个,每个房间都是露在外面的,没有一个明确的整体,看起来象个“Z”字型,不过现在改造了。
        有4个房间,我们每人一个房间,在里面睡觉心里空落落的。聊天期间,堂嫂说了个事,说是我靠在最北的那间房子,半夜总能听见有人在撬门,如果不搭理的话就一直弄到5点快鸡叫那会儿。因为我们一年才回去一次,所以很多情况都不大清楚。当时堂哥是放电影挣钱的,所以他的电影器材都放在我们家最北边的房间里,是堂嫂的弟弟在里面睡看着机器。
我们开始也不相信,听他们说得那么悬乎,说是开门出来就利马不见人影,关上门又能听见。爸爸就说,晚上去哪个房间睡看看有什么动静,于是让哥哥也和他一起去哪个房间过夜,我想挺好玩的就跟他们一起凑个热闹。
        夜深了,大伙都相继去睡了,我就很兴奋的抱着枕头和被子和爸爸、哥哥去“蹲点”了。我们为了不弄出响声,就在地上铺席子睡觉,爸爸还叮嘱我们要注意听,不要睡觉,可是我还是睡着了。
还是爸爸和哥哥坚持没睡,我在迷迷糊糊中被一阵猛烈的撬门声吵醒,我睁开眼,清晰的听见撬门声,开始我没慌过神来,看见爸爸和哥哥正坐着,我要和他们说点什么,立即被他们打的手势给闭了嘴。
        爸爸让我不要出声,我顺意地坐着静静的听,那声音就好比有个人在外面用钥匙要开门进来,可是好象钥匙不合适,怎么也开不了门。
夜深一切动静都变得很大声,我轻声问爸爸他们听了多时间,爸爸说听了有十来分钟。哪个寒啊,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吗?那声音让人渗得慌。
这个时候,哥哥再也坐不住了,他漫漫的站起来,想去开门看看究竟是什么(离门1米多一点),谁知道他不小心踢到旁边的拖鞋。煞时间声音在凝固的空气里蒸发,哥哥没加犹豫,一把把门开了一看,什么也没有。
        外面是空空的,因为房间前面几十米外才有人家,出了晒稻谷的广场、几棵树和一些低矮的灌木从虾米都米有,而且离我们家也有段距离。这下可把我们吓坏了,这是什么东西啊,能跑那么快,有谁能在一瞬间在这么广的空间里消失呢?越想越害怕。
爸爸说再关上门试试看。门关上后,我们又故做没有动静在房间里等。果然不出5分钟,哪个人又来撬门了,每次都好象它很想进来似的,动作越来越剧烈。这回哥哥可算是有了点经验,他把准备好        的木棒拿在手里,蹑手蹑脚地靠到了门前,再慢慢的拧开门锁,动作很轻,外面哪个东西根本没察觉到哥哥正要开门冲出去,依旧在那撬着门。
突然门随着一阵阵的撬门声被哥哥用力迅速打开,什么都没有,哥哥就冲了出去,看看能否看见这个人的踪迹,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有,眼前的一切空空的,没什么人。
回到房里,我们一致认为那一定不是人,要是人,不可能这么快就不见踪影,那简直就是光的速度呀!
我们的神经蹦的更紧了,我们开始合计,一定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唯一和客厅相通的房间,也就是说,从客厅可以出去外面。这回爸爸让哥哥从客厅那边开门看看,这样就避免和它正面冲突,说不定还能看见呢,呵呵!
        哥哥拿着棍子,躲在客厅里,过了好一会,它又来了,还是那样肆无忌惮地撬着门玩,哥哥为了确认他没听错,又走回房间。
结果和他在客厅里听的一样,他漫漫地开了客厅的门,伸头去看,什么也没有,房门前空空如也,但是门还在响,哥哥一急,冲了出去,用棍子仍向哪个方向,哥哥的出现,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哈哈哈,那时哥哥还在外面骂呢,说什么你有种就给我出来之类的话。
        我们决定不再追究,因为毕竟也累了。当我们躺下的时候它又来了,好想它玩得很开心似的,一直折腾到天亮。从那以后,每天都是这样,也没有间断过。后来,父母找了大仙来看看,结果说是一个死去的小孩,老在这一带玩,就是不肯走。大仙用狗血将它赶走了,后来就再也没听见过。
之前这个房间刚建好的时候,我表姐在里面住了一段时间,就是我在前面讲的哪个见到女鬼的表姐,因为里学校近的缘故,她一个人就住下了,反正旁边有人家她也不害怕。
        这件事情后,她和我们说起这样一件事。说是有一天晚上,她很累就老早睡了,夜里做了个梦,梦见她奶奶来到她面前。
告诉她说:“孩子,你听到外面的敲门声不要害怕,那是路边的小鬼在玩门锁呢,我来的时候就看见它在玩,怎么赶也赶不走,赶走了一会它又回来了。奶奶的话一说完,她猛的醒了过来,就听见了悦耳的敲门声。
        十、险象环生
        这个故事发生在海口某高校,是我以前一个同事告诉我的,他的朋友就是这个事件的经历人。
哪一年我记不清楚了,也就是前些年他们在上大学得时候吧(他是06年毕业),有一天寝室里几个要好得哥们一起出去玩,去的时候倒是也相安无事,可回来得路上就不大太平了。
回学校是坐得公车,虽说海口的交通有些拥挤,但相对一些大城市就太小意思了。
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几件事。
        一是他们在等车得时候,有两三个差点被飞驰而来得摩托撞飞,幸好有眼疾手快得同学给啦了回来,捡了条小命。二是在车上的时候,他们所乘坐得车差点跟旁边得卡车挤兑,他们坐得位置离卡车体最近,就这么划过。三是下车后又差点被汽车撞到。
        回到寝室,他们都觉得今天太邪门了,难不成真是撞鬼了,非要弄他们不可吗?这样得猜想也不是没有道理,接下来发生的就完全验证他们真是让厉鬼缠上了。
毕竟回到学校也不是那么害怕,谁也没放心上。但就在当天晚上,闹凶了。到晚上睡觉得时间(要知道夏天得海南是比较热的),都刚躺下,突然寝室窗户噼里啪啦作响,看似被大风吹得一样,可这哪来得风啊,外面树叶动也没动。在有人起身得时候,又停了下来,一躺下又是一阵作响。
倒是什么也没看见,可这天夜里谁都没睡好。连续几天都这样,有得时候还能听见女人穿高跟鞋在寝室里走动。他们开始真害怕了,想换寝室也不可能,再说几个男生也不会有什么大碍,这事也就作罢!过了一个多星期,真正恐怖得事终于发上了。
        大家都知道,住集体宿舍的都爱串门,特别是男生,光着屁股也能串门。男生嘛,大多都比较懒,要是缺点什么就会去隔壁要好得寝室借。刚好有天晚上,也就8点多吧,有的人出去有的人留在寝室,留在寝室的人几乎都去隔壁串门,自然他们寝室就没什么人了。途中有个人要回寝室洗澡,就自己回去了。脱了衣服就径直走向沐浴室,顺手开了灯,走了进去,由于洗发水放在窗台上。所以习惯性的一进去就伸手拿洗发水下来准备洗澡,就在拿到洗发水收手的时候,眼光落在了墙角上,猛然出现一个年轻女子,就离自己不到一米的距离,头发遮住了脸,侧着对他。
        突然见这么出现一个人,谁不吓坏,这哥们立马反映过来自己已经摊在地上了,叫不出来,一个劲的往外爬。爬了一小段,他不禁回头看去,那女人依然在那,只是比刚才多了一些举动,那就是不断的用手屡自己得头发,还看没看见脸。当他爬到离开哪个女人视线得时候,才能叫出声了,大伙闻声而至,方才能救。
男生寝室里有个女人,确实太奇怪了,要是人她怎么进来,门是锁的。唯一肯定那就是女鬼这位哥们吓出病来了,整个人傻了好些日子,修了学,找先生来看,才知道,哪个女鬼其实就住在他们寝室的楼上。楼上一直是空得,至打他们来这学习,这楼上就没住过什么人。
        十一、医院里真实的灵异经历
        我朋友是护士,虽然工作只有几年,但还是经历了一些灵异的事情。
1、一天上夜班,凌晨两三点的时候一个人在治疗室配液,忽然听到一个女人小声唱歌,是那种低声吟唱,幽幽的,没有方向,当时浑身起满鸡皮疙瘩,再没敢一个人去治疗室。
2、又一个小女孩死了,第二天那张床又收了一位老先生,老先生一直再说。你们为什么让个小女孩睡在我床底下呀,还详细描述了小女孩的长相和穿着,和之前死的小女孩一模一样。
3、每个能看到灵异现象的病人全都无一例外的死了,尽管又的人病情不是特别重,经常会突发重症去世。
4、一些濒死的病人生命体征已经很差了,但就是不走,又经验的老护士会在凌晨3、4点的时候打开窗户(听说这时候鬼门大开,阴气重)病人就很安详的走了。
5、一般在一段时间,总是那几张床死人,病因都差不多,过一段时间再换另一些床位,很有规律。
6、有些人死了又奇迹般救回来的,行为神态语言已经和以前不大一样,很灵异的。极可能回来的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不过没有几天又去了。
        十二、床上多了个人
        这个是发生在我上小学6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家里来了个远房亲戚。听妈妈说她是做服装生意的,刚好到我们这边进货,就来看看我们家。当时她也还年轻,也就20多岁左右,但是我对她没什么印象。她在我们家住了一个晚上,第2天便离开了。姐姐因为对她也不熟悉,就去同学家睡。她当然也就睡在姐姐的房间了。
第2天吃午饭的时候,她问姐姐,是不是姐姐后来又和她睡一块了?(因为她睡得很早)姐姐说她在同学那睡的。
接下来她的话,让我们着实寒了,她说昨天夜里她醒了,看见有个女人睡在靠里边,侧着身子,还带了头巾,头巾是红色的。
        看得很清楚,因为外面有灯光。她还以为是姐姐呢,就说,睡觉你还带头巾干什么呀?那人没回答她,她就不说什么了,以为是熟睡了,就不便打搅。起身去上厕所回来,那人还是侧着身,她在仔细一看,觉得有点不大象姐姐,也就半信半疑的那么睡了。记得她还对那女人说了一句:床很宽,你没必要靠着墙睡,那人还是不理。她还说,睡得迷糊的时候,感觉里面哪个女人翻身,但她都不理会了。早上起来得也很早,但是那女人不见了,她也没多想。
        这个事让我们很害怕,妈妈说她从小就有阴阳眼,经常能看见有不干净的东西跟着她。所以可以断定和她半夜睡在一起的是鬼。她后来想想自己也承认那就是跟来鬼。没过几年,听说她通灵了。
        十三、死去的女人回到阳间
        这个故事的真实程度让我无法相信,但这是真的,我的天啊。
        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妈妈给我讲过,因为当时非常害怕,很多细节到现在都没能说清。去年又让妈妈再讲一遍,她很生气拒绝了。第一次她也是这样,很不情愿讲给我们听,我知道她也害怕。
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户人家,闺女离开人世已有较长一段时间了。家里有父母,其他的都不大清楚了。人习惯用米换鱼,因为船家长时间在外,米是很紧缺的。再说,用米换到的鱼又好又多,比在集市上买的实惠多了。所以大家都习惯这样,也方便了船家。
        说是有一年,有那么一天,那女人老母去弄点新鲜的鱼,路上碰到好多熟人,大家都嘘寒问暖,彼此很照顾。老人的闺女死后,老人很少到鱼市去,可以说是几乎不去。鱼老板和老人都很熟悉。这天,鱼老板见老人来鱼市,表现出异常的惊讶。
大妈,很长时间没见你了呀,家里都忙什么呢?
没忙什么,就是没怎么来了,老人回答。
鱼老板又问:今天来是要买点什么呢?
买鱼,好长时间没吃鱼了。
这话着实让鱼老板很是纳闷。
问道:家里来客人了?
没有呀!老人一脸诧异。
        昨天不才弄了一篮子的鱼了吗?现在就吃完了呀,老板边笑边说。老人说鱼老板一定是让海风给吹傻了,净说胡话。
        老板笑笑说倒:昨天你闺女才来买的鱼啊,还买了好多了呢。
(死去哪个)老人听罢了,头皮都炸了。
鱼老板还说,经常看见她家闺女来鱼市。老人告诉他,她家闺女死了一年多了。
再后来,老人找人做法,再她闺女的坟头上钉了大钉子,据说是锁魂,还淋了黑狗的血,并将狗头埋掉,就这样太平了。
这个故事我简化了很多,真的很恐怖的。在这里我也就说个大概,因为很多细节我都不清楚,见谅。
        十四、爸爸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我父亲和我讲的,他从来都不喜欢讲鬼故事的,我也不记得是什么讲的了。
        那是爸爸读书大学的时候了,好象是60年代吧!那个时候,爸爸放假回家有天晚上他和爷爷一块睡,有那么一段时候,每当他一闭眼就能看见一个满是血且面目拧挣的脸。
        那张是男人的脸,老是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大家要知道,我父亲并没有睡着,就是合上眼睛那种,又或者是睡得迷糊的时候都能看见。父亲说他看到哪个人的脸就像真的一样,一点也不像是幻觉,非常清晰。好长一段时间父亲都没和爷爷说起着事儿。但是一直老这么着他也害怕,终于跟爷爷说了。爷爷找了村里懂法的人来看看究竟,最后在爷爷和我父亲原来住的房子底下挖出一具棺材。不久村里的大队从新划分土地,爷爷把房子建在了别处。
上一篇:配阴婚事件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4-2022 www.qiwenkd.com.奇闻网 版权所有

奇闻异事,飞碟,ufo,奇闻趣事,奇闻怪事,灵异事件,灵异故事,考古发现,恐怖事件,世界奇闻,宇宙奥秘,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