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一辈人讲民间邪乎灵异故事

灵异事件 2020-12-28 10:11奇闻网www.qiwenkd.com
不喜勿喷!胆小勿看!乡村民间15个真实灵异事件。在偏远的农村,在老一辈的记忆力都流传着一些骇人听闻的吓人故事,至于真假似乎已无人去关心,但是这些灵异奇事却至今流传了下来!农村是古老而幽静的,适合讲鬼故事,下面说的确实真实发生过的,确确实实存在的。有的是外婆给讲的,有的是村里老人给讲的。
 
 
故事一:冤死的的女主人  昨天晚上我想起来一件我丈人那边一个恐怖的村子的事,不过有近十年的了,说来给大家听听。他们那个村子我经常经过的,是在小山脚下,那时候路很窄的,骑自行车要没有点功夫是不行的,我就在那里掉到田里一次,呵呵,尴尬死了。记得好像是夏天的事,他家的女主人大该只有45岁左右,不知道为了什么很小的一件事,跟他老公吵架了,晚上就喝农药死了。第二天她娘家来了很多人,把她老公暴打一顿,说是她老公把她逼死的。他老公一肚子委屈也没有办法的,就这样折腾几天后,就把死人抬到山上埋了,从埋的那天晚上,他家里就不太平了,总是莫名其妙的有响声,最恐怖的是他家里在堂屋里的一个已经坏了几年的闹钟在深夜的时候突然敲响铃。这不是一个人听的见的,隔壁人家也能听见,结果那几天整个村子一到天黑就家家关门睡觉,没有人敢出来串门外出了,我丈人那边村子同样受到影响,也是夜不串门了,寒。  这个男主人实在受不了了,就把那闹钟狠狠的摔到地上,结果他就看到一道光,从闹钟里一闪出来并马上消失了。大概过了3个月,我们那里的说法是人死后要 3个月后才能找观花婆看东西的,他和她娘家人一起就找观花婆了,把他老婆的魂叫上来,附在观花婆身上。她老婆一上来就看到他老公就哭,说她不想死,是一个阴差找错了人,把她拉下去去了,才发现拉错了,可人死也死了,她就不服气,要回来,所以在家里折腾。就是要他老公想办法救她,可现在尸体都烂了,怎么回来啊,她老公就问她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她,让她不要闹了,回来后家里就太平了。我们那里的观花婆很灵的,把死人叫上来附体后,她的声音就跟死去的人一模一样,口气和说法速度也是一模一样的,我绝对相信是真的死人上来了,一个人能不可能学会我们那么多方言,就是学会那么多方言,他也不可能学会每个人说话的语气,何况还有每个人的隐私。我跟上海的一个坚决反对迷信的科学人士聊天的时候,我就问的他哑口无言,呵呵。我们当地人判断一个观花婆是不是灵的标准,就是看活人的就要他能说说自己的隐私,看看家里有什么人或有什么家具怎么摆放的,死人就是他上来后,是否准确认识在旁边的家里人,说话语气音调是否和在世时候一样,是否知道从他死后家里后来的变化等。一般来说我们那边都是女性观花婆的多,男性好像没有听说过,呵呵,女人要是靠学男人口气说话来骗人那可是不容易的。
 
故事二:我一个堂哥的媒人的事  
 
那时候他大概40岁左右,是个贩牛的。个子不高,人黑黑的,因为他帮我堂哥做媒,所以那时候我经常和我堂哥去他家玩,他很奇怪的一个人,他经常无缘无故的在家里睡上几天几夜,醒来后就说他去哪里哪里了,去和几个人一起抓人去了。家里人开始不相信,以为他神经不正常,后来一打听他说的那个村子是那个时间死了人,一下子大家都怕他了,但他正常的时候里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什么毛病的。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几年,后来就不怎么那样睡了,平时人也很好的,但是他结果没有好下场。  在95年左右,他晚上背了一个捕鱼的电鱼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自己电死在河坝下的浅水里,那地方水最多只有30公分深左右。我很是奇怪的,因为我也电过鱼的,这样是电不死人的,也许是他泄露过天机吧,在这里我祝他来生走好。
 
故事三:逆水而上的菩萨头像  
 
离阿拉村子大概有8公里的一个山脚下村子里,有过好几次奇事,呵呵。从头说起,记得老人说53年发过一次大水吧,就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那一次,山沟里全是洪水啊。山区的洪水大家见过就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什么东西都有,冬瓜南瓜死猪死鸡的往下游漂的。但是就是有个木头雕刻的菩萨头像,它是往上游漂,许多人都看见了,到了他们这个地方后就漂到河边了,于是有村民就把他请了上来,等洪水退了人们就把它建了个像土地庙一样的庙供了起来。  人们有事就来烧香求拜,好像当时挺灵的,后来因为文化大革命要打倒一切封建迷信活动,就给人家拆了,当地的一个村民冒很大的风险把它藏在家里,后来这个人据说活了7、80岁无病而终,那时候能活这么大岁数很少的。
 
故事四:许愿退家蛇  
 
时间到了文化大革命结束的时候,山区的蛇是很多的,一般人家都有。我就记的我小时候,大白天经常躺在摇篮里,看土房的梁上的手腕粗的家蛇爬过来爬过去,心里也不害怕的,呵呵。当时他们一个村民家,也是在白天,有一条蛇在他房间里盘着。一般这种情况很少有,家蛇一般是见人就走,也不来吓人的,当时他很年轻,就用棍子把他打死了,结果不到两个小时,他家里地上全是蛇,人都没办法进去。  当时别的村都来了许多人来看热闹,谁也不敢去打它们,也拿它们没办法,屋子都进不了,别说还要生活了。这时有年纪大的人就想到去求这个菩萨了,说,菩萨慈悲,保佑他们过了这一劫,他们就马上重修庙,重新装金供奉。结果这个蛇群不一会儿就退了,后来村民自发组织人员捐助物质,在山上修了庙,把菩萨请出来供奉上了,香火还可以。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当地的一个痞子,看上了庙里惟一的一个守庙的尼姑,晚上准备来好事,结果就在这个山头上转了一夜都没有找到庙,呵呵,也是奇事了。呵呵,我穷啊,买不起数码相机,不然我要贴些包括后面故事的实地照片上来。
 
故事五:回门夜  
 
我的舅舅是车祸死的,我头一天晚上头疼的要死,第二天上午他就出事了,同时出事的还有我舅舅的舅子,当时我舅舅只是骨折,而他小舅子当场昏迷,送去医院人家都忙着抢救他去了,我舅舅还和亲戚说了话,半个小时后他就不行了。转送县医院后,发现是脾脏大出血,已无力回天了,唉我可怜的舅舅。  他死后回门的那天晚上,在堂屋里放了一张桌子,一个香油灯,摆一些菜和酒杯碗筷,还有一碗饭,饭里再放个熟鸡蛋,鸡蛋竖立起来,再插一双筷子,阿拉叫倒头饭,然后由亡人长子到坟前批一件亡人的衣服,由下葬时所走的路,叫亡人的名字,接回来吃亡人饭。  我因为对这些怕怕,所以就和其他人在房间里聊天,我爸爸是胆子比较大的人,他经常说人死如灯灭,没什么的,结果那天晚上他就吓着了,他是一个人在堂屋里,想等我大表哥回来,结果我大表哥要到家的时候,掩着的大门突然吱的一声开了一个小缝,好像有东西进来了一样,同时感觉到香油灯一闪一闪的,吓得他赶紧就跑到阿拉房间来了。不到一分钟我表哥就到家了,那天晚上没有大风,小风根本就吹不动阿拉家这种大门的,我爸爸现在提到这件事还寒呢。
 
 
故事六:谁家的小孩跑出来玩  
 
我有两个舅子,都比我小好几岁,有人叫姐夫的感觉真不错,呵呵。我的大舅子,10岁的时候也比较贪玩,什么地方有热闹就往哪里去,大人也看不住的。他们的村子有个暴死的,死后他家里不安宁,就去请了一个道士来做法,他知道了就偷偷的和其他小孩一起去看热闹去了。那个道士做法时念了咒语,手朝天一挥,念声,去。他就顺着道士的手就看到天上有件破衣服在天上飞,他当时还叫其他人看,但其他小孩都看不见,从那里回来他就发热头疼,家里人知道了原因就请人去送了〔阿拉当地管驱邪叫送〕他才好。  我的小舅子就更奇异了,在他7,8岁的时候,那时候农村买电视的很少的,一到晚上大家都去看电视去了,他爸妈那天晚上也去看电视去了,说一会儿就回来,要他在家里看门。他就在家里一个人在家里玩,这时他就看见一个穿花衣服的小孩,跑进房间来,围住他转,然后陪他玩,玩着玩着那小孩就躺在地上打滚,叫他去追它。那时候他家的房子后面就是山,那小孩就往山上滚,我小舅子就在后面追,刚刚跑到山上,过来一个村里人,那人一看他一个人晚上笑嘻嘻的往山上爬,就赶紧拉住他。这一拉,他就清醒了,那个小孩也不见了,他就问那个大人,刚刚那个小孩呢。大人一听,吓的什么都没有说,赶紧就把他抱到他爸妈那里,到现在他还清楚记得那个小孩的模样,寒。
 
故事七:观花婆  
 
我老家有很多人遇到灵异的事,就去找离阿拉很远的一个观花婆去看。就在我岳父隔壁的村子里,有个小孩被水淹死了,就埋在乱坟岗中,他的母亲后来怀了两胎,总是养不大,几个月就死了,然后她就去看这个观花婆。  观花婆问了她的住址后,出神过来看了看,就说你以前的小孩尸体没有烂,所以他投不了胎,就来纠缠你,你把他挖出,用火烧掉就可以了,她将信将疑的回来后,请人去把小孩挖出来一看。果然没有烂,成了干尸,用火烧掉以后,她就又养了一个男孩,奇怪的是村子的人都说和以前死的男孩长的一模一样。  我的堂嫂子的娘家房子是以前造的,用的砖头什么的都是在山上捡来的,这几年日子好了点,我嫂子的妈她就不放心这个房子担心里面有坟砖什么的,也去看了下。她报了她的地址后,观花婆就出神过来看了,找到她家的时候,问是不是有多少台阶?门口有什么树?家里有什么家具?全说对了。然后他的孙子正好中午放学回家吃饭,她也看到了,真是很灵的。然后观花婆说她家里没有问题的,不用担心的,给了20元钱就回来了,本来她们对观花婆有点将信将疑的 ,这下她们村子全相信了,呵呵,阿拉村子有问题也去找她们的。
 
故事八:我丈人的魂  
 
那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我还不认识我老婆呢,那时候农村的生活还是很苦的,经济根本只能维持一家人吃喝的 。我丈人因为小孩多,家庭负担比别人都重,积劳成疾,患了胃炎,一直拖成了胃出血。检查时说已经胃穿孔了,因为家里没条件,我丈人就拒绝就医,在家里靠中药维持生命,其中好几次昏迷,别人都说他不行了。  就在那一天早上,天刚亮,村子里一个老人起来到河边放牛,就看见我丈人的魂。只有上半身,戴个鸭舌帽,提个篮子从河对岸,轻飘飘的往自己的村子里走。他看的很清楚的,他什么也没有做,就看他消失在离自己家的不远处,回来后他就对别人说,当时还不敢告诉我丈母娘,是我丈人病好了以后,他来看看我丈人时才说出来的。  还有一天晚上,我丈母娘服侍好我丈人睡下以后,出门来倒水,刚出来,就看见我丈人只有上半身,低着头,向家里飘来,她吓的把盆一扔跑到床后面躲起来,叫着我丈人的名字。我丈人的魂进来的时候,她说她身上都冷飕飕的,要是别人吓也吓死了。  在阿拉家的说法,生魂往家里走是好事,病人是不会死的,再后来我的舅子筹到钱, 就把我丈人强行送到医院 动了手术。可手术后住院还没有几天,他就自己跑回家了,不在医院里住了因为医院的费用是不得了的,后来他就好起来,到现在身体都不错。我在这里祝他老人家健康长寿,有朋友要问,怎么有病不看医院啊,呵呵,不是人人都想死的,那都是逼的没办法才听天由命的。
 
故事九:会动的茶杯  
 
阿拉这个村子是一个大姓人家,共有200多人,都是一个姓,都是一个祖宗的,因此阿拉的辈分也是分的很清楚的,有六七十岁的老人见了我要叫我爷爷。碰到一个小孩,我可能还要叫他叔叔,呵呵,很好玩的。  我有一个堂伯伯也是患了重病,医治无效死的。他在患病之前,就经常看到家里一些奇怪的事情,阿拉也都知道的,他往往睡到半夜醒过来,就看见桌子上放的茶杯,在上面乱动。有时候还砰的一声掉到地上来,当时他是很害怕的又不敢跟家里人讲,捂个被子就睡觉。第二天天亮一看茶杯还是在那里好好,看见的次数多了就不当回事了。有时候茶杯动的时候,他还跑起来看看,可到了跟前茶杯就不动了,上了床茶杯又动起来了。  阿拉都说是老鼠精在吓唬人玩,奇怪的是他家只有他才能看的到,隔了没有多久他就患病了。他在患病期间的一个大白天,他在屋外做点农活,就看见有个人轻飘飘的也没看见从哪里来的就进了他家里,他追进去一看,什么东西都没有,寒。那时候他们的胆子是比较大的,因为在刮共产风的时候,到处都是饿死的人,也没有人有力气去埋死人,他们包括我爸爸都和死人在一起睡觉的,我的伯伯辈和爷爷辈的也饿死了好几个。这个时期上年纪的人都知道,所以他们都不怕这个的,阿拉这些年轻人是不敢想像的。
 
 
故事十:黄鼠狼  我有一个三伯伯,是同一个太公的,他的家就在第一个故事中的路边,门口有一个小池塘的。我小时候经常用渔网去那里捉鱼的,里面有许多鲫鱼的,呵呵,他年轻时当过兵,退伍后就在家里做蔑匠,就是阿拉农村里用毛竹编织各种农具的手艺人。他很聪明的,手艺也是一流的,我家里至今还保留着他编织的一张图案精美的竹席,看到他就想起他的音容笑貌。  唉,好人不长寿啊。他在家里不知道什么时间招惹了一只黄鼠狼,整天跟着他,要他出马什么的。我三伯怎么都不肯答应的,没有多长时间人就有点神经病了,经常自言自语的,在我家做活的时候,突然就要回去,说河里面有鱼要等他去捉,搞的我妈妈哭笑不得。  那时候阿拉附近那个观花婆好像还没有出马呢,我三伯母也就没有办法,请人送了多次,那个东西就是不走,回来在初秋的一个晚上,他就莫名其妙的死在阿拉每天洗衣服的一个水沟里,嘴里全是煤油味,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人能说清楚了。可怜我的三伯母和两个未成年的堂弟,在以后的日子里受了不少苦啊,泪。再说那个黄鼠狼自我三伯伯死后安静了几个月,却又找上了同样在路边的我的一个三婶家,于是我的这个三婶自称自己是大仙,每天晚上半夜起来打坐,折腾了两个月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黄鼠狼就走了。再也没有来过,而我的三婶去年也因为肝癌去世了。
 
故事十一:走夜路  
 
阿拉的山上有很多野兔野猪什么的,因此阿拉这边就有不少人用猎枪和猎狗什么的来抓这些小动物,来挣钱补贴家用,大部分的人是业余的,什么也没有,就是靠看地上的洞新旧程度来判断有没有猎物在里面,然后用工具挖。阿拉一个村的就好几个这样来抓猎物的,但是夜路走多了总要见到鬼的。  在88年左右,在初冬的一个晚上,他们有两个人一起去山上找洞去了,身上带了柴刀,还有铁锹,晚上有月亮的,他们节约电池,就没有开电灯,就靠月光朝山上爬。他们爬了没有多远就看见小路突然变宽了许多,他们也没有想什么就继续爬,奇怪的是明明是条好走的路,爬起来却费力死了,而且就听见铁锹碰到柴枝的声音。其实那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已经迷糊了,就是想不起来这回事,他们大概花了一个小时还没有到目的地,人也累的不行了,两个人就想休息一下。于是他们就爬上一个小坡坐下来,掏出香烟,用打火机点着了,这一点火把他们吓死了,借着打火机的光,他们竟然发现自己坐在一个邻村死了没有几个月的女人坟顶上,吓的他们跳起来就跑 一直跑到家,人才缓过劲来,后来好几个月都没有去山上找猎物了。
 
故事十二:晚上猎兔  
 
我的一个朋友,离阿拉家很远的,以打猎为生,他有一枝土枪。死在他手上的猎物不可记数,他也一直没有碰见过什么奇事,就在五年前夏天的一个晚上,他就碰见了他一生难忘的一件事。  那天晚上,天上也是有月亮,他一个人上山了,在山脚下他打了两只兔子后,就没有找到猎物了。于是他就向山腰一个平台上去,刚上平台又发现一只兔子,他开枪了,直接打死,捡起来后,他就朝平台里面去。没有多远,他就看见两个大红火, 那是兔子的眼睛光,他直接举枪瞄准,同时他看见是个大兔子,它坐在路上看着他,他开了枪,枪没有响,但点火的引硝响了,按道理这时候兔子听到声音肯定要逃了。但是它还是没有动,还是坐在那里看着他,我朋友一看笑死了,赶紧换引硝,再举枪瞄准,开枪,啪的一声,引硝响了,枪还是没有响。那个兔子还是没有动,他火了,再换引硝举枪瞄准,开枪。还是没有响,那个兔子还是在那里只是动动头,还是看着他。这时候我朋友一股寒意就上来了,他知道碰见邪门了,他就看着那个兔子,慢慢倒退回来,看不见那兔子的时候他转身就跑,到了山脚下,他一坐在地上,抽了好几根烟才定下神来,他再换引硝,对空中开枪,砰得一声枪响了,他就立即回家。过了几天他就出来打工了,再也没有去打猎。
 
故事十三:冤死的的女主人  
 
昨天晚上我想起来一件我丈人那边一个恐怖的村子的事,不过有近十年的了,说来给大家听听。他们那个村子我经常经过的,是在小山脚下,那时候路很窄的,骑自行车要没有点功夫是不行的,我就在那里掉到田里一次,呵呵,尴尬死了。  记得好像是夏天的事,他家的女主人大该只有45岁左右,不知道为了什么很小的一件事,跟他老公吵架了,晚上就喝农药死了。第二天她娘家来了很多人,把她老公暴打一顿,说是她老公把她逼死的。他老公一肚子委屈也没有办法的,就这样折腾几天后,就把死人抬到山上埋了,从埋的那天晚上,他家里就不太平了,总是莫名其妙的有响声,最恐怖的是他家里在堂屋里的一个已经坏了几年的闹钟在深夜的时候突然敲响铃。这不是一个人听的见的,隔壁人家也能听见,结果那几天整个村子一到天黑就家家关门睡觉,没有人敢出来串门外出了,我丈人那边村子同样受到影响,也是夜不串门了,寒。
 
  这个男主人实在受不了了,就把那闹钟狠狠的摔到地上,结果他就看到一道光,从闹钟里一闪出来并马上消失了。大概过了3个月,阿拉那里的说法是人死后要3个月后才能找观花婆看东西的,他和她娘家人一起就找观花婆了,把他老婆的魂叫上来,附在观花婆身上。她老婆一上来就看到他老公就哭,说她不想死,是一个阴差找错了人,把她拉下去去了,才发现拉错了,可人死也死了,她就不服气,要回来,所以在家里折腾。就是要他老公想办法救她,可现在尸体都烂了,怎么回来啊,她老公就问她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她,让她不要闹了,回来后家里就太平了。  阿拉那里的观花婆很灵的,把死人叫上来附体后,她的声音就跟死去的人一模一样,口气和说法速度也是一模一样的,我绝对相信是真的死人上来了,一个人能不可能学会阿拉那么多方言,就是学会那么多方言,他也不可能学会每个人说话的语气,何况还有每个人的隐私。我跟上海的一个坚决反对迷信的科学人士聊天的时候,我就问的他哑口无言,呵呵。阿拉当地人判断一个观花婆是不是灵的标准,就是看活人的就要他能说说自己的隐私,看看家里有什么人或有什么家具怎么摆放的,死人就是他上来后,是否准确认识在旁边的家里人,说话语气音调是否和在世时候一样,是否知道从他死后家里后来的变化等。一般来说阿拉那边都是女性观花婆的多,男性好像没有听说过,呵呵,女人要是靠学男人口气说话来骗人那可是不容易的。
 
故事十四:龙杠  
 
死人抬棺材的要有一根大木头的,阿拉当地叫龙杠,阿拉附近几个村只有一根龙杠,这个龙杠有好几十年历史了,是一辈辈传下来的也数不清抬了多少死人了,见证了多少家庭的痛苦分离了。阿拉这边以前死人抬棺材的都是义务帮忙的,现在可能要给点辛苦费什么的,也是应该的。  就说这个龙杠,它平时不用的时候就是放在专门给人家抬棺材的人家里,每次死人的时候,这个龙杠就会在晚上发出响声,是那种给人翻动的声音,时间长了他们竟然能从响声的大小中判断出死人的年龄,个别时候还能判断出是男是女;还有前面一个村专门做棺材卖的,他家做的棺材也是,但不是每一次都有响声。  记得前几年有个年轻人死了,前天晚上他一个还没有做好的棺材,放在堂屋里,晚上声音就特别吵,刚开始他家人还以为是老鼠的拖东西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到堂屋一看什么都没有,只要人一走,声音就又来了,折腾了好几次,把他16,7岁的女儿都吓哭了。  一家人晚上都没有睡觉,第二天上午就有人来要棺材,说我邻村的一个30几岁的男人死了,阿拉知道了说是死人来催着他要棺材呢。
 
 
故事十五:白煞王  
 
山区的村子是不连片的,也就是一个村落一个村落,有一段距离的。在我的村子到一个叫啄坑的村子有3里路,路两边有稻田和小山丘。小山丘通常都是有坟地的,大概在83年全国发大水的时候,阿拉那边就有很多的乞讨人。  那天下午阿拉村来了一对夫妻乞讨的,在阿拉这边讨好以后就去那个叫啄坑的地方去讨,走到半路上就被吓的屁滚尿流的跑回来。脸色惨白的对住在路边我的叔叔说,路上有个看不到头的白色人形的东西拦住路了,并且越长越高,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吓的他们转身就跑,还好那东西没有追过来。  他们几乎是摊到地上休息了好长时间才走的,阿拉那边把这个东东叫白煞王,还有黑色的黑煞王。当地传说中碰到白煞王一般没有什么事,要是碰见黑煞王,就是凶多吉少了,它要人命的。这个白煞王后来附近的人也见过一次,也是吓个半死,这十几年倒是没有听说了。

Copyright © 2014-2021 www.qiwenkd.com.奇闻网-版权所有

奇闻异事,飞碟,ufo,奇闻趣事,奇闻怪事,灵异事件,灵异故事,考古发现,恐怖事件,世界奇闻,宇宙奥秘,未解之谜,